[舞-小說] 侍寢(前)

因為某日看到某劇這樣演,所以就想套靜夏來寫個突發(喂)。

又比預計的還要寫的多,所以決定分兩篇貼上......

希望這星期可以把後篇寫完=3=


5/2 note:
因有做部份修正,所以請之前翻過的看官們注意下XD;



時間約莫發生在星期五的下午。

早早就完成期末測驗的夏樹,不等學校鐘響就將卷子交給監考老師,豪爽的將背包拿了就走。除了不想在教室閒著待到所有人完成試卷,實際上她還有別的地方想去所以早些離開。

一如既往,她騎著重機駛向市區。但是她今天的目標既不是遊戲店,也並非超市,而是圖書館。

不說其他人,靜留若得知她主動往圖書館跑一事,恐怕也會露出百年難得一見的吃驚表情吧?夏樹如此想著。要不是因為她有想找的書,否則也不會往與自己完全不搭的書香園地跑。

她從停車場觀察那外觀與一般沒兩樣的樸素建築,若非之前逛街時曾注意到標示牌,她也不會知道這棟位於市中心的圖書館。

踏近大門後,不禁心中讚嘆了一下。與建築外觀相異,內部的典雅裝潢與驚人的藏書量讓夏樹著實大開眼界;粗略估計比學校的圖書館還要寬敞上好幾倍。雖然她有股想把整棟建築逛過一趟的衝動,但晚點還得去風華大學接靜留,所以必須抓緊時間找書。

好不容易在文學區的幾大排書架上找到想要的書,夏樹趕緊走向服務台登記外借才想起從沒來過圖書館的她還得先填寫資料以辦理借閱證。

--唉,欲速則不達……

“會晚點到,先去老地方等我。”

終究還是拿起手機,以簡訊傳送了會遲到的訊息後便著手填寫資料。





夏樹簡訊中提到的“老地方”,是間位於風華大學附近巷道內的小型咖啡廳,每當兩人需要等對方一段時間的時候就會到這邊光顧。畢竟是在校區內,所以也常有大學生上門。靜留知道夏樹不喜歡那些常想找機會與自己搭話或邀請參加聯誼的人,總會挑個比較角落的桌子,點杯熱紅茶然後一人靜靜的等待。

「對不起,臨時才通知會晚到。」剛趕來的夏樹很快找到靜留所在的位置,一坐下就是開口道歉。

靜留收起稍早課堂上發的講義,以平昔的笑容回應不打緊並將自己的水遞給夏樹好讓她喘口氣。

「是什麼事讓夏樹突然這麼忙嗎?」靜留看著大口喝水的夏樹好奇的問。

「唔……聽了不要嚇到,也不准笑。」已經設想靜留反應的夏樹把醜話說在前,才從背包拿出從圖書館借出來的書。「為了借這本書,所以去了市立圖書館一趟。因為第一次借書還得先填寫基本資料所以花了些時間在上面。」

靜留稍微愣了一下,反問夏樹:「這沒什麼好驚訝或好笑的,夏樹有想看的書不是件好事嗎?」

夏樹花了點時間去思考靜留的反應到底是不是在調侃自己,但是感受到對面傳來的好奇的眼神後還是放下陰謀論,將書遞了過去。

她接下意外厚重的書,第一眼就看到印在單色樸實封面上的四個漢字。

「啊啦…是三國演義。」

靜留回憶起初中時這本曾經當作自由閱讀的中國歷史小說。除了對時代背景敘述豐富而引人入勝的內容,每個角色也都詮釋的栩栩如生,讓她對這作品的印象記憶猶新。

「是本值得一讀的好書呢,夏樹聽了誰的介紹嗎?」

「…是我自己突然想看。」

「凡事必有因。嘛,不想說也沒關係,反正是對夏樹有益的就好。」

看著拿起紅茶啜飲卻不多聞的靜留,夏樹心中萌生出莫名的罪惡感。抿了下嘴,才解釋說其實是之前玩了幾款三國背景的遊戲,看遊戲內的歷史介紹而對原作產生了好奇心。

「那下次人家去遊戲店問問有沒有戰國背景的遊戲好了。」

「為什麼?靜留有興趣?」

「是為了夏樹最頭痛的日本史喔。」

「喂!」

兩人就這樣在店內談笑風生的聊著三國,渡過了整個下午。期間靜留還提到三國與戰國的相似處,讓夏樹饒有興趣的似乎真打算哪天去收戰國的遊戲來玩。

「所以……中國的皇帝就像是日本的天皇囉。」夏樹隨手翻了幾頁三國演義,突然提道。

「嗯…還是不太一樣呢。」靜留托著一邊的臉,思考著要怎麼解釋。

「不像中國皇帝那近似獨裁的統治,日本的天皇比較有信仰的成份在。」

靜留問夏樹對萬葉集是否有印象,她搔了搔頭,難為情的說內容太深奧所以沒特別去看。

提問的她稍吸口氣,而後便開始輕聲細唱一段有關天皇的和歌,敘述著天照大神後裔的天皇如何以神性的力量領導著大和民族。

「妳該不會連這個都全背了起來?」幾乎沉浸在靜留那古典調子的歌聲中,夏樹倏地想起萬葉集可是收錄了將近五千首的長短歌。

「啊啦,才沒有呢。不過是兒時曾聽祖母唱過這段。」她莞爾一笑回應。

「說回這首歌的意義,主要就是說天皇在早期日本人民的心中是與神相似的存在,畢竟被傳誦為神裔。而在幕府時期的政治鬥權,即使是天皇也無法對其干涉。導致當時天皇只是象徵性的領導者,實際上卻是各個將軍在互相爭權。反觀中國的皇帝,不僅軍事政治,就算是人的性命皇帝都有其權去干涉。」

「簡單來說,就是實權有無的差別吧。」夏樹對此做了個總結。

靜留看著陷入思考的夏樹讚賞道:「真不塊是我的夏樹。」

一聽靜留稱讚自己,夏樹不由得臉紅了起來,忙著辯說這種程度的學習才難不倒她。

「說到皇帝……夏樹知道中國皇帝的宮中會招許多姬妾吧?當然皇后是只有一個。」

--這傢伙該不會要說羨慕吧?

對於平日就在開後宮的靜留,夏樹早已見怪不怪。如今她仍提起,難道要說皇后是……

不對不對。夏樹猛搖了頭,想把這種奇怪的想法拋出腦袋。這動作卻讓靜留誤以為夏樹原來不知道皇帝有多個嬪妃的事。夏樹忙著解釋不是這麼回事,卻又吱唔著搖頭的原因。

「欸,所以妳想說什麼?」她決定還是把話題丟回給靜留。

「只是好奇夏樹有沒有聽說過嬪妃侍寢的方式。」

差點把口中的水噴出來,夏樹咳了幾聲。

「…不就是……呃…陪睡嗎。」順手拿起一旁的紙巾擦了擦嘴。

「不久前看到一則中國歷史研究的報導,有段寫的很有意思。提到了以前皇帝為了防刺客,就算侍寢也有所謂的規則。」

這倒引起了夏樹的好奇心。

「防刺客的方式?是怎樣個形式,像是讓太監搜身?」

「夏樹真是的,皇上的妃子,太監怎敢動。」

「那到底是怎樣?」夏樹揚起眉,不耐煩的示意靜留停止吊人胃口。

「夏樹想知道的話,今晚人家親自示範好了。」靜留雙手合掌,傾了頭露出招牌的會長笑容。對於那種微笑,夏樹總會感到一股寒意。

在本能與直覺的雙重警告下明知自己該拒絕,卻又輕易栽在靜留最拿手的誘導攻勢,加上壓抑不住這害死自己好幾次的好奇心…夏樹心中暗嘆到底鬥不過也逃不了,只能與天邊的母親祈禱自己能夠在今夜存活下來。


(續)




夏樹就這樣上鉤了\(^w^)/(喂)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

No title

噗噗...俗話說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夏姬你還真不怕死(喂)

久違的養分大感謝~~!!!這後續真是令人鼻血期待
另外比起三國演義個人比較喜歡三國志(離題.毆)

Re: No title

> 噗噗...俗話說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夏姬你還真不怕死(喂)
>
> 久違的養分大感謝~~!!!這後續真是令人鼻血期待
> 另外比起三國演義個人比較喜歡三國志(離題.毆)

夏姬就是學不乖嘛(羞((喂

邪人樣能夠喜歡並期待真是太好了:3
我會努力把下篇生出的~畢竟腦中已經有想法了XD
就是不知道梗會不會對味(炸

三國志超熱血的ww
連結